寻找前世之旅
作者:高三、三班 闫嘉瑶  添加日期:2017年04月17日

捧一盏茶,闲看东风拂落花。忍不住轻叹:零落成泥辗作尘。不是每朵花都能被黛玉安葬的,来世还是不要做花的好,纵娇艳一时也逃不过抱香而死的宿命。又不禁疑惑,这世上真有轮回之说,那我的前世又是什么?

棒子声声,半梦半醒间,似乎听到有人说:“这就是你的前世”,清醒过后发现自己正被一个老妇人抚摸着。这一世,我是一个铁棒。老妇人坐在河滩上,面前放着一块儿大石头,她用那双粗糙的手握住我的身体的两端,在石头上磨了起来,半日过去,我却没有瘦减半分。无聊至极,我打量着周围的景色。忽见一白衣少年,沿着河边跑来,他追赶着蝴蝶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。少年发现了老妇人,他悄悄走过来,不解的看着老妇人磨着铁棒,终于忍不住发问:“老婆婆,你在做什么啊?”老妇人头也不抬的回答:“磨针送闺女。”少年玩世不恭的脸上顿时写满了震惊,这么粗的铁棒要何年何月才能磨成针,老人停下动作,抬头看着少年说:“孩子只要功夫深,铁杵也能磨成针。”说罢,又低头重复那已经做了千百遍的动作,而少年若有所思的离去了。

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我终于变成了一根小小的绣花针,老妇人用更加粗糙的手指将我捏起放在一个年轻姑娘的手上,此后姑娘总是含笑拿着我在一块块花布上游走,身后拖着长长的线,再后来的事大多都忘了。只隐约记得许多年后出现许多浪漫蓬勃脍炙人口的诗句,而它们的作者姓李,字太白。

时间轴逆向转动,又有人说:“这是你前世的前世。”这一世的我是一把锄头被闲置在柴房里,这天清晨,一位老先生走进柴房,他抚摸过长长的胡须,微笑的拿起我,扛在肩上,走出家门,向着不远的南山走去,南山脚下先生斗志满满,握着我开始锄地,那一双手只有右手常年握笔的地方有一层薄薄的茧,又怎会握得住我这粗重的身体?不一会儿,那双手开始颤抖,先生却不肯放弃,地没锄多少,诗倒是念了好几首,比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又比如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”我不懂是什么意思。只是觉得先生这农活干的可不漂亮,他整理过的地方,草长得比豆苗还高,等到日落,先生才扛着我回家,一路上他高声朗读着: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……

回到家,他把我放到窗下进屋,洗去一身的灰尘,他的妻子烫好了酒,一边哄着孩子,一边埋怨他:“放着好好的官不做,非要去种什么豆……”他也不恼,笑着说:“岂能为五斗米而折腰?”他的妻子说不过他,只好由着他,他开怀大笑,将杯中酒,一饮而尽。

残茶已凉,我猛然惊醒,原来是一场梦,望着这个喧闹的世界,不禁怅然,若能回到我的前世。去听江南的雨,去看塞北的雪,去饮陈年的酒,去赴故人的约,没有手机电脑那冰冷的电子产品,没有被雾霾污染的空气,只有翠竹唯友,古籍为伴,静守时光,以待流年。


版权所有:开原市第四中学        联系电话:024-79682599        备案号:辽ICP备16018140号